加載中...
個人名片
  • 姓名:暫無
  • 性別:男
  • 地區:暫無
  • QQ號:暫無
  • Email:[email protected]
  • 個人簽名: 暫無
最近誰來看過我
博客統計
    日志總數:60 篇
    回復總數:126 條
    留言總數:5 條
    日志閱讀:42189 人次
    總訪問數:47667 人次
寫博文首頁 >> 查看許士鎖發表的博文
鄉村記憶之五:運河對岸有親人[2019/7/2 9:51:14|by:許士鎖]

先說件我經歷過的一件事。上世紀九十年代,河北省故城縣許口村有位陳姓村民的孩子想到山東省武城縣一中上學,當時該校的校長是武城縣楊莊鄉呂洼村的。這位許口村村民便與村干部一起,找到了呂洼村的黨支部書記,后者與許口村來人趕到武城一中,找到那位校長。校長問明情況后二話沒說,當場拍板同意將學生收下,并當作特殊情況免收了大部分費用。還一直說河北的恩人來了,中午說什么也要招待一番。

由此可見,許口村與呂洼村關系非同一般。

呂洼村是山東省武城縣南部的一個村莊,村子并不大、人口也不多,與許口村有一河之隔,位于許口村東南方向十多公里的地方。呂洼村屬于現在的武城縣楊莊鄉,許口村多年前屬于武城縣的祖楊莊鄉,當年,兩村同屬于山東省武城縣。

據老輩人講,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許口村與呂洼村村民之間來往密切,許口村民遇到呂洼村民,嘻笑罵鬧。后者絕不會反臉。許口村民到呂洼村,趕上飯點,到哪家也是推門就進、坐下就吃,毫不客氣,呂洼村村民不但不惱,還會高接遠送,走時還會讓其捎上些自家地里出的農產品。如果恰恰遇上有村民辦喜事,管事的還會把許口村民讓到上席,當貴賓對待。有那么幾年,運河西邊莊稼收成不好,鬧饑荒。每到秋后,許口村村民便三五成群,背上口袋,到河東邊的人家收獲過后的莊稼地里“撿漏”。如果忙活了一天收獲不多,而恰巧又走到了呂洼村,呂洼村民便會熱情相待,給許口村村民口袋里裝滿玉米棒子、地瓜蛋子,等等,有時還會給給塞上幾把剛從地里刨出來的花生,順便還會問問吃沒吃飯、喝不喝水?

當然,呂洼村村民如果到許口村村辦事或者是做生意,也會像在自己家一樣放心、舒心。我曾記得,小時候經常有呂洼村民到許口村賣菜,他們往往將車子放中心街上一放,豎上紙牌, 上面寫著茄子一毛錢幾個、黃瓜一毛錢幾根,然后就去村里找親朋好友閑聊天。等時間差不多了就回來,算算賬,賣了多少菜、收了多少錢,分毫不差!

說起許口村與呂洼村的歷史淵源,輩輩相傳的說法是,十九世紀末,山東興起義和團,自發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呂洼村的一些村民也參加了這一組織。后來,義和團失敗,這些村民也回到了呂洼村,為了躲避朝庭與官府的追捕,他們不得不四處為家。于是,有四季有水且深淺莫測的運河這一天然屏障的河西許口村,就成了他們的最佳選擇。當時,許口村民也給他們提供了諸多的支持與幫助,既提供可口的飯菜,也提供安全的住處。據說有一年冬天。官府追得緊,幾位呂洼村民一直在許口村住到了臘月二十八才回河東呂洼老家。再后來,官府追查得不那么緊了,直至改朝換代了,呂洼村這些村民不用擔驚受怕了,但多年的友誼也就這樣結下了。所以,直到多年后,呂洼村一直將許口村當恩人對待,有的村民之間還結成了姻親,成了“親上加親”。

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分居兩省、一河之隔的許口、呂洼兩個村莊之間的純真友誼,應該是這句話最好的詮釋吧!

標簽:鄉村,記憶,運河,對岸,親人     閱讀次數(6771) | 回復數(1)
上一篇:鄉村記憶之四:鄉間良醫許德魁
下一篇:家鄉這座60年歷史的大橋成危橋了

loading...
麻将十赌九赢的小秘方